手机好酷网

帐号导航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老炮儿”

举报删帖15/12/29  京城文玩  浏览:0

我其实没想到我写的这篇电影观后感《老炮儿,老北京流氓的最后尊严》(没看过的请您戳一下这个链接)能够在微信上火成这样,到您看到这篇稿子的时候,阅读已经过了100万次,留言接近700条。


因为微信公众号后台的限制,我只能把最早的50条留言公布出来,所有还有600多条大家呕心沥血的回复没能展示。

而这些留言里面,除了骂我的之外,都特别有意思。好吧,其实骂我的也特别有意思,但是目前我还没有自虐倾向,所以我就不公开了,哈哈哈。

除了有我们的同龄人回忆父辈的光辉岁月之外,甚至还有当年的亲历者来讲述他们自己的故事。

所以,我觉得,应该把你们的话,集纳到一起,让管虎看看,就你有青春吗?我们也有啊!


名词解释篇

阿波罗:只有50-60岁的底层北京人才真正知道老炮的意思。现在的解释就是胡扯。老炮源于北京东城区炮局胡同。那里有北京拘留所。一般关押流氓和普通刑事拘留人员。经常进出于此的人被称作老炮。其实就是流氓的代名词。这类人没什么可以留恋和歌颂的。

铭铭:说起老炮,得先说说顽主;先有顽主,再才能够有老炮。年轻的顽主有了名头,能够在四九城里算上一号人物或者是角,岁数大了才能够有资格当老炮。六爷最后的出场行头,将校呢的军大衣,一把东洋斩,在当年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拥有的,那是一个时代个人身份的象征。

龅牙回复:这算是北京人对老炮儿的专业解释了吧?

龍少:手摸铃,脚踩闸,勔当裤子,黄板牙。鸡胸脯,屎殻了嗉,草包肚子,大胯骨。鎏肩短腿大身子,干活他就装孙子。麻脸哭触不可交,矬子杀人不用刀,瞎子閗不过一只眼,一只眼閗不过水蛇腰。这才是北京老炮们。不要把他们写的多么伟大!就是一群流盲,社会低层和上层们培养的北京混混。

龅牙回复:读起来感觉很顺口的样子,赞一个。

陶然翁:呵呵,严谨的说法儿应该叫“老泡儿”,电影还没看,看了不少评论。说起老北京的老泡儿,文革中这些小爷儿是尾声了。老北京解放前后乃至五十年代初的老泡儿那才是名副其实!四九城儿,九龙一凤一枝花儿……玩儿出彩儿了。

龅牙回复:又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王萱:以前混在江湖的,也就是所谓的胡同里长大的带有江湖义气并懂规矩的混混,老了以后称之为老炮儿。能被北京人称之为老炮儿都多少带有一些尊重。老北京掐架我们称之为“码架”,约好时间地点相互带上自己的兄弟们进行决斗。但是往往因为见面“盘道”之后不会再打,反而成为兄弟。盘道的规矩就是如果首领之间,共同相认识一个朋友,又很认可这个朋友为人,那么就可以免了这场战争。老规矩确实很多,与新流氓最大的区别就是,即便是输在你面前也是有尊严的倒下,反而让对方觉得输的其实是自己。

龅牙回复:这位客官的头像是个美女,我只能说,姑娘你真是条汉子!


技术纠错篇

某某某:电影我看了不能说拍的多好但是至少是老北京青痞的影子,我只能说编剧和导演不知道江湖!现在老痞子仍然有而且在招传人,过去的规矩入了这行要有个规矩必须有师傅!穿将校尼、拿刀去插架那都是部队大院家的孩子玩的,老北京没有这样的!

龅牙回复:这位客官留的真名字和真实头像,因为他的职业特殊,所以把他的名字隐去了。客官我是为您好。

老白:记忆中不记得有过武士刀,只记得军刺和三棱刮刀。也许是当年城里和城外的区别?期待着更大的开放空间,哪位大导可以把王山先生的天字系列搬上大银幕……陈成、边亚军、陈北疆、刘南征、王星敏一个个栩栩如生的、鲜活的人。

龅牙回复:要不我们一起等?

云端漫步:我还没去看,就这几张照片来说,拍的吧,画面来说能把老炮儿们气死。日本军刀都上了!那特么得是大院高干子弟玩得。管儿叉,军挎裹板砖,链子锁三大武器才是胡同老炮儿的标配!老炮儿们很少动刀子!

龅牙回复:三大武器!管虎你看到没有?

老炮风范篇

Teresa青春期在西海边度过的孩子,后海的冰场,还有每日定时定候见到的周家爷爷遛鸟和漂亮的周家奶奶遛狗。还有当年震惊我们的周家老三过世离家时,满街撒的一块钱钢镚。不知如何评价老炮儿们,也许更多人看到了他们当年如何霸道,但是我生命里出现过的老炮儿都是叔舅辈的,他们对老婆孩子朋友家人,那绝对是一等一的好。我爱他们,叔叔舅舅们。

龅牙回复:管虎,你要是把一块钱钢镚的细节加进去,又要赚好多眼泪!

东方晓:不过以我见识过的北京老炮儿,他们其实是很没底线的人。当然,不会像小飞和小飞爹那么烂

龅牙回复:这句话我听明白了,哈哈哈。

某某:我的父亲,就是进过炮局的老炮儿,他告诉我,那里有很多小偷和流氓。教他怎么玩大姑娘。还有不少在旧社会混的特好,在新社会完全吃不开的那些人的子女。包括某某啤酒厂厂长的儿子。炮局,在那里混过的都60以上了,老炮儿,我爸差点死在里头!

龅牙回复:我把您的名字隐去了,相信对您会好些。

雅希希:我想爸爸如果看了这个应该感触最深吧最早老北京的江湖就是从他那听来的刀已出鞘必须见血最终不愿趁人之危血宁可是自己的 那应该也算是江湖道义吧 虽然80后的我已经无法能完全理解更不能赞同老炮们的行为 但是的确值得我们的尊重 而他们骨子里的那股劲儿 应该值得传承。

龅牙回复:姑娘,令尊是个有故事的人。

方方土、很顽皮:我爸爸与年轻时代的冯小刚有过一定交集,属于街坊邻居的关系,但是冯导成名后很多年没有过联系了,我爸爸对他的这个作品很满意,看后很感动,很认真的告诉我这部电影还原的很好属于本色出演

龅牙回复:信息量很大,冯小刚老师您本色出演?

叨逼叨:老炮儿,很多年前这是一个多么讽刺,多么让人反胃的词。多年以后。老炮儿这部电影给这三个字平反了,我没经历过那个年代,但是我从小听父辈的故事长大,故事里描绘了胡同里人生百态,描绘了那时最流行的东西,所以我张嘴就能说出六爷那件将校尼,因为我听了30年西城胡同的故事,那些当年叱咤风云的大流氓的故事,所以当我在结束的时候我会有眼泪,但是我忍住了,因为我只是听说过。一部老炮儿,票房不算高,可能有一半的都是脑残的傻逼去看什么吴亦凡,李易峰,我无意冒犯,他们演的也很好,我只是想告诉一些脑残粉,北京流氓的尊严跟底线还有规矩,老炮儿体现的淋漓尽致,你们根本无法去体会,当洋火儿成了这么大的老板,还有半身不遂的人宁愿跟老婆打架离婚还进了看守所,都去帮六爷茬架,你们看懂了么?这部老炮儿体现了男人对儿子的爱,女人的情,兄弟的义,并且没有油滑,你们看懂了么?我要带我爸去看一次老炮儿,因为这是他给我讲了30年得西城故事。

龅牙回复:带令尊去看吧,最好不要碰上李易峰吴亦凡的粉丝,哥们保重。

旭旭:今天带着我老爸看《老炮》,没想到带着老炮看《老炮》!

龅牙回复:这是最让我震撼的一句话!

Finley看完片儿回来的路上,老爸跟我回忆了年轻时百八十人岔架的往事,刀,攮子,车链条……我已经很久没和他长时间聊天了,今天却沿路聊了很久。走到家门口,他长吁一声“好汉不提当年勇啊!”语气中满是那一代人的怅惘。一部电影能把老爷子的心底情怀勾起来,应该算是好电影了吧。

龅牙回复:问令尊好!

原始天尊:月前在京参加一饭局,其中一位即是当年此道中人,人虽年迈,道义仍在,好友结婚,此公参加婚宴,座驾自行车,随礼一万块,隔半里地停车远远步行而来,曰:怕给主家丢人。观今日江湖,道义远去,规矩亦随风而逝。

龅牙回复:讲究!

亲身经历篇

春天:我老北京人,今年60多了,从前住西城黄()城根儿那片。周边解放军大院一、二、三号。1966年至68年我们西城最有名的“大混混”叫“小混蛋”组织了一帮“菜刀队”,清“洗”过海军大院,空军大院。后来在“北京四道口”让那帮军队子弟杀死了,一百多人砍杀小混蛋及二个哥们。当天传遍北京四九城。我二哥的同学,绰号“西四一只虎”到我家玩,在火炉上烧三棱刮刀,一巴掌长小手指粗细。他告诉我们:7天扎了7个人,得烧烧不然进局子(公安派出所)一化验就验出来了。那年月乱的都沒法形容了。那才叫乱世呢。

龅牙回复:叔!我只能叫您一声叔!小混蛋的事儿,《血色浪漫》里面也写过。

信用卡:我是1966年生于北京东单二条。父亲(大尉军衔)从朝鲜回来转业在北京。我上面有一个哥哥和姐姐,我是家里老小。父亲文革其间上河南干校,母亲上班无法带三个孩子,所以给我哥和姐姐找个干妈,白天在人家吃饭,晚上回家住。我每天被妈妈带着上下班。像我家这样的情况,那时在北京是普遍现象,孩子从小没人照顾,都是放养。故而那时的孩子独立性都很强,也很野,整天的在外面结帮瞎闹,打(群架)架是家常便饭。我哥是1960年出生,在他上19岁时(刚参加工作),他们6个人(其中有一个女孩)在颐和园冰场10多个人打起来(因为我哥这边带了一个总政歌舞团跳舞女孩,有人要嗑她,所以就……)我哥这边一个女孩和三个男孩不能打(只是长得精神,打不了架),就只有我哥和一个哥们儿能打,即便这样,我哥他俩也是非常英勇,我哥拿冰刀,内(那)个(北京话)哥们儿就地捡一个铁棒子就是一通混战,居然没怎么吃亏,打散啦各回各家啦(这是我哥发小回来后说的)。因为我哥下手狠,所以居然给他们丫的镇住啦。我哥岁数小,在北京城又没名,又不是老打架,所以不叫《老炮儿》。但那时的老炮儿都是这么起来的!那时四九城的老炮儿,小时候经常听说。《老炮儿》里面的老顽主在生活当中确实那样。因为在皇上身边长大的流氓,不是外地的土流氓,所以非常局气、有面,不欺负人,(当然经常打架,但打架原因很多),打完架一般都会带被打的对方看病去,或甩上几十元钱自己看病去。

龅牙回复:论一个老炮儿的成长史……

一条老鱼:小时候,应该是81年,在朝阳苇沟的砖厂边,亲眼见过两帮茬架的,应该是初中生,应该是两个男生对决,其他人站场子不上手。印象最深的是他们手中的武器,都是两尺长一指粗的钢筋。其中一人最后将对方的头敲破了!然后再架着他到旁边民航修配厂医务室去包扎,他们一路上把手中的武器都丢到了路边,手法娴熟的很。

龅牙回复:您没上去动手?

雅睿:妹妹我当年也用我的高跟鞋跟打过人,三个姑娘PK七个姐,想想也是不容易,我被开了瓢,一闺蜜肿了脸,另一闺蜜进了局子待了俩小时,对方三个进了医院,也不知道被我用鞋跟打的头破血流的姐姐,后来可好?只记得,第二天我们仨大酒小肴回忆了一下,从此荣辱与共,相扶相持到了今天!我们用鞋跟维护了尊严,以多欺少?一样不惧怕!哈哈哈......

龅牙回复:妹子如果有机会,我们一定不要见面,我感觉我打不过您。

羡慕嫉妒篇

赵鑫遇:我是个九五后,人人都说我们这帮九五后什么都不懂,其实,我还真是个例外,在电影院看电影的时候,吴亦凡我从头到尾都没认出来。我不迷这些小鲜肉,我喜欢姜文,喜欢冯小刚。我一开始,就是奔着电影名和冯小刚去看的。然而,电影后半段,我的眼泪基本没停过。我从小就一直特喜欢北京的流氓文化,仗义,公平,有面儿。然而时代过去了,我常说我生错了年代,当电影片尾的花房姑娘响起时,看着那帮老炮从拘留所出来,我的血都沸腾了。可是,跟我一个岁数的人几乎连崔健都没听说过了。

龅牙回复:早五十年,你也是一老炮儿!

唐羊:哥们儿!哪城儿的?西城棒子队儿知道吗?

龅牙回复:陪都重庆城……

曦:今天刚看完的看到说 宣武没了 都归西城了”那句 突然特无奈 然后居然有人在电影院里笑…她们真的看得懂这老北京的东西吗…不是我们不包容 是他们真没长在这块土地上 不懂我们对北京的感情…

龅牙回复:我看到这里的时候就知道你要无奈。

猫猫儿:我是80后!在部队大院长大的我没有经历血色浪漫的情节,有的总是看见表哥跟院子外面的孩子们约架,小时候不懂老炮儿具体意思!只是知道能被说成是老炮儿的一定是“坏”在那一片儿出名!要躲远点!从小就凸显女汉子秉性的我喜欢跟在表哥屁股后面跑!胡同里的孩子们有我缺失的那一种感觉,说不上来,那时觉得是自由,表哥也有约架后从敌人变成朋友的瓷器,叛逆的表哥逃课抽烟等等,只为成为他口中的某个爷那样,家里也是没少闹心,后来表哥被强制当兵走了!我也就不知道老炮儿到底是什么了!但感觉老一辈的那些所谓流氓坏人跟现在的真不一样!甚至会觉得他们固执坚持的那些真的是不好的的么!至少规矩比什么都重要!而现在的那些流氓!我只有鄙夷,北京什么都变味儿了!连坏人流氓都已经不是那个味儿了!

龅牙回复:听上去满心酸的,连坏人都变了。

国内漫游篇

吴迪:流氓文化和地域以及时代有着深刻关联,老北京街坊邻居都认识,不来点规矩竖不起来大旗也把不到妹。东北混混目前从原来的约战改为暗杀型,目标只有一个整死你你或者整残你。最守规矩的还是广东,尤其是深圳,他们深受和胜和,新义安,14K等传统影响。北京混混的片区管理模式早已经像看四合院一样被拆的七零八落。其实,失落的何止是北京混混?

龅牙回复:北京是中国的首都,也是中国的代表。

寒斐:成都这边叫袍哥,一句口头禅是: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估计和北京这边的老炮儿差不多。刘德一演的《傻儿师长》里有描述。

龅牙回复:我们重庆也叫袍哥。

戴大四:北京的老炮儿和哈尔滨的炮子的区别,找个地方集体斗殴,北京叫茬架,哈尔滨叫约仗。談判,北京叫盘道,哈尔滨叫平事。北京是先盘道再找地方打,哈尔滨是打完了,再平事!就老炮儿電影中在車房内第一场还约什么時間,在哈尔滨早特么干起来了。北京叫打他丫的,哈尔滨叫削他个逼养的。我們那个时代打完架送兄弟们上医院,还得备好家伙儿,因為双方还得在医院再血拼一把!冯哥差个道具,应刻再背个軍挎里面放块板砖。

龅牙回复:黑道术语词典。

瓦尔特老炮儿,那是北京人对老混混的称呼。郑州人有着一个与之对应的江湖称号,叫牙家儿。牙家儿混到五六十岁,那自然就是老牙家儿了。老炮儿和牙家儿,都是靠名气撑场面的。年轻时一场牛掰肆意的打斗,足可以成就一个人在江湖上的传奇。甚至单单仅靠这奋力一搏,就可以赢得美人芳心暗许诸多饭局酒摊如云奉承吹捧,直至被年轻的新涌起来的小一范牙家儿撂翻和超越。我所认识的俩郑州老牙家儿,一个出手凶狠但明晰大局成功转型成为影片中“洋火儿”般的企业家,另外一个满脸横肉自甘堕落吸毒过量爽死在湖北黄石。

龅牙回复:所以说一定不能吸毒!

余皮:其实,以前重庆90年代的曾经所谓的舵爷,也是一个德行。北京叫爷,重庆叫,老屁眼儿虫,骨子里都是仗义的人,当然,也非常狡猾,否则,早就撩翻了。

龅牙回复:翻译一下重庆话,撩翻,放翻的意思。

京城文玩
微信号:jingchengwen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