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好酷网

帐号导航

令狐冲的伤和我们的城市病

举报删帖16/05/26     浏览:0


读金庸的磊神最近被关进小黑屋里去了。正所谓,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所以今儿且容咱也来掰扯两句金大侠。
 
扯啥呢?就扯一扯令狐少侠吧。
 
貌似冲哥是很多金迷的大爱,忘记在哪儿看到过一个“金庸十大英雄人物排行榜”来着,冲哥好像是以所谓豪迈真诚、自由无拘、境界超越云云高居三甲的。

 
金大侠自己也对令狐少侠赞誉有加,我记得有一次他在接受姜丰采访时就曾说过,他最喜欢的男主角是令狐冲,他喜欢他那种轻视权力,追求洒脱不羁的自由个性。
 
武林奇侠温瑞安先生也尝点评曰:
 
在金庸笔下,无疑萧峰是个伟大而充满悲剧性的英雄,杨过是至情至性而命途多舛的大侠,但令狐冲,却是逍遥天地、豪情浪漫、悲而不苦、乐而不淫、无拘无束、任意不羁的豪杰之士,这人的性格,有段誉的傻气,但要比他硬朗(段誉太脂粉气了一些);有慕容复的机智,但要比他真诚(慕容复太过不近人情);有张无忌的福气,但不似他的优柔寡断。
 
令狐冲可刚可柔、放荡不羁的个性,使他一生多彩多姿笑傲江湖。


话说到这份上,冲哥有多优秀,没读过金庸的童鞋大致也能想象得出来了吧?所以舔屏党们其实就是书读得太少、YY得太多嘛,什么老公宋仲基啊鲜肉吴亦凡啊的,都可以退散了。
 
读过书你就会发现,冲哥大体上活得简直就是“从心所欲不逾矩”最佳注解,虽然有过在赌坊被打得奄奄一息,乃至被富二代纨绔子弟怀疑能力的各种苦逼尴尬事儿,但到底又是把华山CEO五岳名誉主席拉下马,又是抱得全国黑社会头子掌上明珠归的。
 
一定要说心中有什么抹不去的痛的话,那就是,永远都得不到他的小师妹岳灵珊。

 
怎么说呢?起初,一切都是氤氲的,美好的。
 
论身份,冲哥是独角兽公司华山派的第三号人物、未来的一号人物,可谓年轻有为、事业有成,岳师妹则是公司CEO和COO的独女,委实算是门当户对。

论性格,冲哥风流诙谐,长得不错,武功也不错,为人大方,敢担当,小师妹则是貌美如花,性子也算顽皮豪爽,看起来完全般配。
 
可惜,金庸不是琼瑶,两个人一不小心就分手分得死死的了,因为贱,不是,是因为剑——先是冲哥失手打飞了小师妹的剑,伤了小师妹的心,然后是斜刺里杀出个剑宗夺门恶斗,伤了冲哥的身。
 
这一伤又伤的久久不愈,然后这边就出现了小林子,那边就出现了任盈盈,事情终于无可挽回。
 
有道是,能忘记忧伤的最好办法,就是时间和新欢,如果还是会痛,那只说明时间不够久、新欢不够好。


那么问题来了,假如当初冲哥不受伤,或者早早康复,事情会不会就不一样呢?
 
冲哥的伤,是怎么搞得绵延千里、贯穿始终,导致小师妹嫁给了来自福建房产开发商的林小子,而冲哥也只好娶了为了他命都不要、他若是再扭扭捏捏就不能算英雄好汉了的任姥姥?
 
其实,令狐冲那本来只是被公司内斗造成的伤,重固重矣,起初并没有那么难治,彼时若是不群总出手,运起那么几成紫霞神功,三下五除二或许就能给治个七七八八。
 
可惜下手疗伤的是很多净想着指标的JJ叔叔,不是,是不知所谓的桃谷六仙,乱七八糟一通罚单乱贴,不是,是六通真气乱输,不仅没有治好冲哥的伤,反而将其筋脉搅得乱七八糟,全然不成模样。

复又碰上个不知轻重好歹的大卡车司机,不是,是莽撞的不戒和尚,又是超载又是违规,不是,是又两道真气灌入,倒金山撞玉柱,终至冲哥内功全无、几成废人……
 
此后,又是琴疗又是毒疗的亦不能愈,整个黑社会出动外加杀人神医平一指,都无可奈何,再后来偶得吸星大法,才以王霸之道压制了伤势,可是此法危害重重,隐患犹在那些异种真气之上……身在江湖飘,令狐少侠之苦,可谓甚矣。
 
直到最后的最后,才终于有少林寺方丈假传风清扬大神的内功心法,将易筋经传授给令狐冲,冲哥的伤病才彻底化解,终于笑傲江湖。


若干年后的今天,世上已没有江湖,我们很多人都来到了城市。
 
西哲亚里士多德有言,“人们来到城市是为了生活,人们居住在城市是为了生活得更好。”嗯呐,城市看起来确实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了,因为其提供了乡村永远无法比拟的方便与丰富的“美好生活”:

满足城市居住者的基本需求,是所有城市公共服务的基本目标和道义责任,商业服务则在追逐利润的动机驱使下,还为人们基本生存需求之外的欲望也提供了无微不至的有偿关怀,在这样的“呵护”之下,城市居民几乎彻底摆脱了饥饿、寒冷和危险,并让欲望得到了极大满足……
 
然而与此同时,我们的城市也正在日益变成一个被科学游戏污染了天空、被工业文明搅乱了交通的城市。人口膨胀、能源紧张、环境污染、交通堵塞等状况,使“城市病”日益成为一个几乎无解的难题。

尝有调查显示,生活条件的改善并没有提升人们的“幸福指数”,如今人们感受到的幸福指数,城市孩子比农村孩子要低,孩子们在抱怨:住房宽敞了,但我们的心理空间却变小了。

 
跟令狐少侠的病一样,“城市病”也需要整治。
 
只是,如果我们拿不出易筋经,如果不对“更美好的城市”有新的定义,只知一味如桃谷六仙乱输真气般到处贴罚单,乃至几无防备地纵容不戒和尚一般莽撞的“我就是要上中环”,即使推广再多新技术、新能源,恐怕我们目前可见的所有“城市病”,都将延续,走向膏肓。


      「文/韦青青

          图/来源于网络

          制/autocarweekly


autocarweekly
微信号:autocar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