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好酷网

帐号导航

愿圣光与你同在

举报删帖16/05/30  初见  浏览:0



本文由豆友@初见 授权发布


和放放在一起之后经常有人会问:“你们俩怎么认识的?”我都会迟疑一下回答,“玩游戏认识的啊”,对方惊讶之余追问“玩什么游戏啊,竟然能在游戏里找到女朋友”,“魔兽世界啊”。看似轻描淡写地回答背后,其实隐藏着太多的感情。


※ 我们欢迎你,就像欢迎大草原上的风


06年的时候我被同学带入魔兽的大坑,眨眼已经过了十年,游戏的等级从60,到80,再到现在的100级,开放了新的资料片、新的副本,级别越来越高,但是离开的人越来越多,好友列表里灰色的名字也越来越多,有一些人最近的上线时间甚至是两三年前。再也找不到当初玩游戏的那种心情,时光,也再回不去,但是有关魔兽的记忆依旧鲜活。


最初玩的是一个联盟的侏儒法师,小白的时候闹过很多笑话,比如:


看到一个绿颜色名字的人物,想组队却一直组不进来,后来才发现那是一个NPC;


不知道清理背包里的各种废品,直到有一天朋友帮忙看的时候,发现里面充满了石头和羽毛等各种垃圾,白白浪费了包里很多宝贵的空间;


不知道加技能点,10级的时候还在靠为数不多的几个1级技能在打怪,低技能打高级怪,真是累得要死;


跑尸体跑迷路,转悠了两三个小时之后只好下线,想着等下次上线应该就好了,没想到下次上线依旧是尸体状态,郁闷到想要删游戏了;


第一次下副本是去死亡矿井,当时作为小白特别紧张,喝了一堆对自己来说根本没用的加敏捷力量的药水,出了装备不管自己能不能用都抢着点需求,结果得了一堆自己根本用不上的装备。



被雄壮山脉、广阔草原、清凉的河水、还有和煦微风包围着的雷霆崖


※ 每一天,都是一个祝福。


在艾泽拉斯那片肥沃的土地上,小白法师慢慢成长了。


做任务的时候知道主动组队,有经验加成的同时,还能更容易地完成任务;


到一个新的地方,知道先要找到旅馆绑定个炉石,方便回家;


碰到路过的玩家,顺手给别人加一个增益效果,举手之劳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友善;


知道装备红了是要找铁匠修理的;


要通过开鸟点来方便穿行不同的地点,而不是靠双腿来走上半天……


游戏里温情互助的一面也越来越多地碰到。


某一天在辛苦采药赚钱准备买千金马的时候,一个陌生大号正巧也降落到旁边采药,顺手给了我200金币,对于一个口袋长期只有个位数金币的小白来说,真是一笔天价的财富。


在阿拉希高地做任务时候,第一次碰到了部落盗贼,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已成为刀下鬼。辛苦复活后又被砍死了,反反复复好几次之后,突然被一个猎人组到了队伍里面,说是路过看到了要来帮我复仇的,从此之后对猎人这个职业真是好感倍增。


打副本的时候,不小心被怪盯上了,战士冲锋过来的一个援互,保护了我这个脆弱的法师不至于被秒杀;牧师化为天使之后奋力刷最后一口血,就是为了不让战友倒下继续战斗。


只是在公会频道随口问了句“谁会裁缝?帮忙做几个背包”,不久我的邮箱里突然收到几个16格包包,这可是当时容量最大的包包了!从30多级一直背到了70级才逐渐换掉。多年后听到陈奕迅的那首《你的背包》时,脑海中还能瞬间回想起这件事情。


※ “复活吧,我的勇士;为你而战,我的女士”


工作之后经历了一段时间的AFK,后来单位的同事们组了一个休闲公会一起玩部落,也是在这个公会的线下聚餐时,我遇到了放放。


游戏里,她是一个呆呆的法师,我是一个弱弱的战士,这样的组合很容易激发出战士的保护欲,于是施展出浑身的招数出来带(想)她(泡)玩(她)。从纳格兰到冬泉谷,不管是哪个地方,哪怕是联盟的地盘,只要她想去,二话不说即使跨越数千里,也要陪她,就为了两人安静地看看风景;为了能有一辆带挎斗可以两人共乘的摩托车,不惜从头开始学工程学;一起打副本,她永远是重点保护对象,永远会把那个救命的援互留给她;一个人默默地去赞加沼泽打那种掉落率不足1/1000的萤火虫宠物,打算送给她做礼物,尽管直到我们在一起了也没打出来。


需要检讨的是,恋爱之后,两人都无暇玩游戏了,公会少了两个活跃玩家,情况陡然直下,副本也组不起来,最终竟然黯然衰败无人上线了。时至今日,我依旧被视为公会散伙的“罪魁祸首”。


在我们认识四年两个月之后,放放成为了我的妻子,这真是魔兽世界送给我最好的礼物。



保存下来为数不多的全家福,初见不想睡是我,Movse是放放


※ 愿圣光与你同在


虽然最早待过的公会解散了,但大家在QQ群里还保持着联系,互相知道对方的近况。


小芊芊怀孕生孩子去了。我们10个人一起去打熊,结果只打出了9只,就更新版本了,战熊绝版了,剩下她没拿到,然后她再也没机会拿到这头熊了。如果可以,我愿意让她第一个拿熊。


九寸钉大学毕业了。他有一种魔力是,随时电话随时都能上线,即使是在外面逛街,他都能找到最近的一家网吧上线,被我们称为最靠谱的男人。


薇璐物语出国了。她永远在我们身后默默地采药采矿,公会仓库里都是她切出来的药水和宝石。


伯罗奔尼撒读研了。他的名字据说是来源于古代雅典和斯巴达之间的一场战争,说话也喜欢引经据典,显得非常高深莫测。


不如不见留校担任辅导员了。之前见习时经常会打着打着突然要下线,总会给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原因,“学生打架要紧急过去处理一下”、“系领导突然要求去查寝室了”。现在看不到这样的借口,偶尔还有点想念。


或许让我们动容的不仅仅是游戏里的故事,让我们牵挂的不仅仅是艾泽拉斯那片土地,而那些与我们并肩作战过的人们,才是这个游戏永远的牵挂和动人之处。不管是否还在玩游戏,但是游戏里面的互助、有爱、团结,都永远会感染着我们。


再见,雷霆崖的丘陵、艾尔文森林的草地、冬泉谷的皑皑白雪、艾萨拉的枫叶;再见,幽暗城,铁炉堡,暴风城,奥格。


再见,曾经的人们啊,愿风指引你的道路,愿星辰指引你的道路,愿圣光与你同在。



独自在一年前下线的地方,按O键打开的是空空的好友列表



静谧而又庄严的暴风城



长按下方二维码下载豆瓣App

→ 和有趣的人做有趣的事!



豆瓣
微信号:douban